11

福建长汀:放权激活卫生院

www.fjsen.com 2015-12-24 09:58   来源:健康报

  强基层是新一轮医改的核心。调动广大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是保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回归公益性的重要前提。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通过“一归口、三下放”激活乡镇卫生院,基本形成了“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疑难重症转大医院”的就医格局。长汀县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居民门诊和住院的县域内就医率分别达到91.2%和86.5%,其中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看病的门诊业务占57.7%,住院业务占41.6%。长汀县的主要做法被列入福建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中。

  三权下放 卫生院各展拳脚留住患者

  簇新的4栋业务用楼,小桥、亭台、花坛,让长汀县新桥中心卫生院看起来像一座花园。离县城只有13公里,覆盖人口仅3.4万,新桥卫生院在院长戴秋林的带领下,2014年的业务收入突破2000万元大关,职工人数也从2007年的20多人增加到228人。

  医改之前,戴秋林就开始思考,如何把县医院不愿意干、村医干不了的业务,作为卫生院的特长。医改实施后,长汀县推出了“三权下放”政策,把乡镇卫生院的人事、业务、经费等办医、管医职能交给县卫生局,县卫生局再把人事权、经营权、分配权下放给卫生院具体执行。有了经营权的戴秋林,选定了精神病专科的发展路径。短短6年,新桥卫生院下设的精神病防治院就发展成全县、甚至整个龙岩市最具实力的精神病专科医院,原本核定的60张床位根本满足不了需求,目前收治的病人已达402人。

  长汀县河田中心卫生院则把发展重点锁定康复专科。该院院长朱白生告诉记者,他们在开展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时发现,镇里的中风偏瘫患者只能在家康复,全县类似病人有1800多人。凭借康复专科这个增长点,全院的业务收入已从2008年的300多万元增加到去年的2000多万元。

  在河田卫生院康复科的针灸理疗室里,20多张病床躺满了患者。正在接受理疗的小沈对记者说,自己患腰椎间盘突出,严重时不能下地干活。和县医院相比,这里离家近,费用也便宜,“新农合报销后,一天只要10元钱”。小沈的主治医生吴俊是院里的骨干,是福建中医药大学本科生。他告诉记者,2009年刚到卫生院工作时,一个月的收入只有800多元。后来卫生院有了分配权,科室把业务收入的18%作为医务人员的奖励性绩效,病人越多,收入越高。“现在,1个月的收入能有四五千元。我是本地人,当然不会离开了。” 据长汀县卫生局副局长邱道尊介绍,“三权下放”给全县18家乡镇卫生院后,卫生院可以根据业务发展需要,自行聘用有执业资格者作为编外人员,聘用人员和在编人员同工同酬;在“保基本”任务必须完成的基础上,乡镇卫生院可以自主发展特色专科。

  村医乡用 守住村民的健康底线

  沿着长汀县馆前镇的崎岖山路,快到珊坑村时,远远就看见3位穿戴整齐的老人站在路边等待搭车。上车后,一位老奶奶告诉记者,今天,馆前卫生院的马水良医生要到村里来看病,这可是全村的大日子。(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不到9时,在馆前镇珊坑、云峰村流动社区卫生服务站里,马水良已经被四五十位村民团团围住。67岁的马大伯刚刚看完病,他告诉记者:“刚刚量了血压,比上次好,以前开的药还没用完,这次就不用开了。”他说,村里连个药店也没有,幸亏每月农历初十、二十,马水良都会来村里给大家看病。

  “这里的老百姓就认我这张脸。”马水良对记者说,出诊日,他和护士、药师组成的流动社区卫生服务团队一般5点多就开始准备,从上午8点一直忙到下午五六点,平均一天接诊100多人。“一般诊疗费是9元,新农合报销后,村民只出1.5元。有急诊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无论早晚我们都会带药下村。”

  据记者了解,由于大部分年轻人到外地打工,很多村医离开了,馆前镇下辖14个村中,8个成了医疗空白村。

  “村医留不住,卫生院人手又不够用,县里因此推行了村医乡用政策。”馆前镇卫生院院长杨贤宗对记者说,在边远山区和乡村医生较少的山区,由有人事权的卫生院统一管理村医,村医与卫生院医护人员组成服务团队,分团队责任到村。

  “我们卫生院已经组建了5个服务团队,通过签约,为留守老人和儿童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邱道尊说,通过村医乡用等方式,全县290个行政村不仅实现了村级医疗卫生服务全覆盖,也解决了村医的养老待遇问题,目前该县60岁以下的在岗村医都参加了城镇职工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有了卫生院的规范化管理,村医的待遇也得以提高,2014年长汀县村医的平均收入达到2.26万元。

  全新考验 需加强监管抑制逐利冲动

  归口管理后,长汀县卫生局改革了新农合支付政策,高血压、糖尿病、重性精神病患者在卫生院治疗无需另外付费,由新农合基金分别定额支付一天3元、7元、4元。该县还打破财政补偿按人头固定分配方式,对卫生院采取“以服务获取收益,以收益促进服务”的分配新机制。

  数据显示,该县乡镇卫生院的业务收入由2008年的3308.6万元,增加至2014年的11407.79万元,增长244.77%。2015年上半年,该县卫生院业务收入为6716.23万元,同比又增长16.72%。作为仅有52万人口的扶贫开发县,长汀县的18家乡镇卫生院中,有4家卫生院的总收入超过1000万元。实行“三权下放”后,乡镇卫生院共计投入各类建设经费1.41亿元,其中除3000多万元专项资金外,大部分来源于卫生院的自筹经费。

  一位乡镇卫生院院长告诉记者,在县财政投入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为了全额保障边远地区三类卫生院人员的基本工资,县财政对覆盖人口较多的一类卫生院的人员经费投入仅为编制内人员基本工资的15%,“其余都得靠我们自己去赚,乡镇卫生院对外是公益事业,对内还得靠企业化管理”。

  对于乡镇卫生院来说,最宝贵的就是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对此,长汀县通过各种手段激发大伙儿的心气和劲头。然而,如何将这份积极性保持在合理的限度,如何抑制卫生院可能出现的过度医疗,也成为长汀县医改绕不过去的全新考验。

  对此,龙岩市卫生计生委主任张美昌有着清醒的认识。张美昌说,在完善审计监督制度,借助新农合监管平台重点查处不合理收费,以及加强卫生院内部管理等常规约束机制外,长汀县将进一步加强监管,通过创新监督机制,确保乡镇卫生院既不吃大锅饭,也不“见钱眼开”。(健康报11月24日第01、02版)

  • 返回首页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 责任编辑:郑思楠
相关新闻
  • 地方工会
  • 全国工会